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1:许鸽王居然不咕了(上)
一本读|WwんW.『yb→du→.co
    比赛结束后没多久就到了激动人心的年会和年假。

    即使泰丰楼因为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赛的缘故生意爆表,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都不为过,简直是拿盆接钱,王秀莲成天拿这个计算器啪啪啪地从早到晚按个不停,短短十天就按坏了两个计算器,泰丰楼依旧决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从小年前一天开始放年假直到元宵。

    泰丰楼全体员工都哭了,感动哭的。

    泰丰楼全体食客都哭了,二十天吃不到饭哭的。

    要问谁的哭声最大,韩老板有话要说。

    无论泪水是什么性质的,该放的假还是要放,该开的年会还是要开,王秀莲年会的横幅都定制好了。

    大红布条,加大加粗的黑色字体,和决赛的时候王浩被处理的那两条横幅有异曲同工之妙。

    由于泰丰楼今年的业绩再创新高,黑心资本家王秀莲决定大方一回,不光给每个人都年终多发一个月,年会时间也定在了上午而不是下午,让大家多半天的带薪休假,开完年会下午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过年。

    年会当天一大清早,江枫就被亲妈一个电话弄醒,不得不从被窝里钻出来穿好衣服去泰丰楼帮忙布置年会现场。

    一开始江枫以为只要比赛结束就能轻松下来,这场历史两多月的比赛说不累的假的,超长时长的赛制带来的身体上的负担暂且不说,心理上大家也有不小的压力。

    结果江枫万万没想到,比赛结束心理上的压力是没了,拿了冠军名利双收是挺爽,但名利双收的下场是超大工作量。

    不是王秀莲为了赚钱故意给他安排超负荷工作量难为亲儿子,而是生意是在是太好了。

    比赛结束第一天北平本地看了直播或者看了新闻的食客蜂拥而至。

    比赛结束第二天外地稍近一些的食客加本地食客蜂拥而至。

    比赛结束第三天全国的食客蜂拥而至。

    第四天国外的都来了。

    时至年会前一天,泰丰楼大堂放眼望去,俨然是一出中西文化大交融,各民族其乐融融欢聚一堂的和谐景象。

    为了不让那些千里迢迢甚至横跨大西洋的食客败兴而归,王秀莲在和房梅商议后只能暂时将午间营业时间提前至11点,晚间营业时间延长至11点,包括她俩在内所有人都好好体验了一把加班加到吐血的感觉。

    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美好的年会已经到来,快乐的带薪年假就在眼前。

    可怜的江枫还得早起。

    难得早起还没有上班的压力,呼吸着清晨算不上多么清新的空气的江枫决定绕路去煎饼果子摊久违地吃一回煎饼果子,还能晚点去店里逃避劳动,一举两得。

    去煎饼果子摊的路上,江枫路过了烤肠卖得比杂志好的报刊亭。

    第一波烤肠已经烤得滋滋作响,泛着油光,缺不让人觉得肥腻反而嗅到了肉质的芳香。江枫犹豫了一下,果断朝烤肠走去,决定在吃煎饼果子前先吃一根烤肠。

    “老板,来根烤肠。”江枫熟练地扫码付款,眼角的余光瞄见了角落里光鲜亮丽没拆封皮的《知味》。

    哎,可怜的《知味》,去年的期刊居然卖到今年。

    江枫在心里给《知味》点了根蜡,结果烤肠,一口咬下汁水四溅还有些烫嘴,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个报刊亭去年的《知味》不是被泰丰楼承包了吗?

    江枫再定睛一看,果然不对劲,这本知味的封面都不是泰丰楼,十分陌生,江枫一点映象都没有。

    都怪许成有钱任性,杂志封面只有图和杂志名没有其它字,想要分辨是哪一期只能看侧面和背面。

    “老板,这本《知味》是几几年的啊,我怎么没见过。”江枫问道。

    报刊亭老板看了一眼杂志,道:“这是最新的啊,今天早上刚到的。”

    江枫:!!!

    许鸽王居然不鸽了!

    因为去年有名厨录的评选,许成要写无数点评,《知味》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的缘故。大家都以为这一期的《知味》肯定要鸽,毕竟许成去年已经超额完成工作量,鸽一期很正常。

    没想到《知味》居然正常发刊了!

    还是悄悄的在小年夜前一天发刊。

    “来一本谢谢。”江枫果断付钱,抽走一本,边走边看。

    这一期的《知味》很薄,篇幅也不是很多,江枫先扫了眼目录发现只有9篇,应该是史上最少篇幅的《知味》。

    篇幅虽然少,含金量一点也不低。

    许成的文章虽然只有一篇,但算上图足足有17页,算是超级加倍,一篇更比五篇强。

    江枫走到煎饼果子摊位前,开始排队,翻到许成的那一篇。

    标题赫然是:观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决赛有感。

    江枫:呦吼。

    韩老板这次的广告打得很硬啊。

    这篇长达十七页的有感不光广告硬,内容也很硬。许成的写作风格难得回归了早期的写实派,不再用华丽的辞藻和超多排比句来凑篇幅,形容美食的词句都是最质朴的话语,虽然废话依旧很多,但足显真诚。

    “根据这期杂志发刊的时间,距离先前的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赛应该已经过去十来天,但这篇点评是我在比赛结束第二天所写,实乃我近些年来最真挚,最动情,也最倾注心血的一篇点评。前后修改共计六次,全为当时所感,一气呵成,在写完整篇点评后大言不惭地写下这个开篇,忘各位读者别见笑。”

    “如果各位读者有观看这场堪称近二十年来厨师界巅峰对决的比赛,想必对我今天要写的四道菜和两位厨师不会陌生。如果没看过,那么我强烈推荐各位一看,这绝对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厨艺盛宴,如果您有耐心,我推荐你看决赛直播录屏的完整版。如果您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观看后期剪辑综艺版。(想必在本杂志发刊的时候综艺已经上线)”

    “说了这么多废话,让我来聊些正题。本次决赛的两位厨师我不想做过多叙述,名厨录排名第三的阿诺厨师和名厨录排名第六的江枫先生。这两位顶级厨师信息各位随便搜索就能搜出一打箩筐,但我今天要写的四道菜各位可能从未听过,甚至于用互联网也难寻踪迹。”

    “这四道菜分别是:江氏参羹,金玉白菜,无名汤和无名杂烩。后面两道菜的名字不是我胡乱翻译,而是它们的本名就是如此(unknown  soup和unknown  chopsuey)。最初听闻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也很惊奇,但在听制作者阿诺厨师的解释后又了然。这两道菜之所以会有这么古怪的名字,是因为这是阿诺厨师的家族菜,为其父亲传授于他。阿诺厨师的父亲也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厨师,曾在米其林星级餐厅工作,这两道菜是其拿手菜,却因为制作工艺过于繁琐,食材廉价不适合售卖而鲜为人知,顾得此名。”

    “江枫先生的这两道菜亦有异曲同工之妙,皆为父辈所传,只不过他这两道菜的历史更加久远。江氏参羹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年,一度是江家菜的招牌菜,令无数食客趋之若鹜。金玉白菜相对无名,和阿诺厨师的菜肴一样,因为过于繁琐的步骤不适合售卖而鲜为人知,只在江家的年夜饭桌上作为压轴菜出现,对于江枫选手而言意义非凡。”

    “这四道菜各不相同却同时拥有很多共同点,其中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味道都美妙非凡。我自认为也算是尝遍天下美食,曾经还一度自大地认为世间的顶级珍馐我都已悉数尝尽,直至决赛那天我一口气连尝四菜,才发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管中窥豹便觉得自己一览全貌罢了。”

    “说了这么多,想必已经吊起来大家的好奇心,想知道这四道菜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让我如此推崇。那么现在我就给大家细细道来,向大家分享这四道不知何年我才能品尝第二次的绝世珍馐。”

    。

    zn03251zxs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