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陆延修出差,陆听
一本读|WwんW.『yb→du→.co
    陆延修躺在病床上,看着那连着管子一滴一滴输进自己血管里的药瓶。

    “要给晚晚小姐打电话吗?”朝九拿着陆延修的手机,再一次问陆延修。

    陆延修没说话,只是盯着那输液瓶。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鼓起勇气给陆听晚打去了电话。

    一声接着一声,响了很久都不见人接。

    第一次无人接听后,朝九再一次拨通了电话,然后放到了陆延修耳边。

    另一边的陆听晚,此时正握着盛青远的一只手,靠在床边上,想睡又不敢睡。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不想动,可那动静实在闹得人心烦。

    她坐起身,拿过了手机,看到是陆延修的来电,身心疲惫的她后知后觉,说中午就回来的陆延修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陆听晚接通了电话,陆延修那边却是一阵沉默,她只得开口问:“怎么了?”

    听出她声音里的疲惫,陆延修微闭了闭眼,满是心疼,一时更是无法开口。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爷爷怎么样了?”他问。

    “不知道……”陆听晚说。

    她看着昏睡的盛青远,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陆延修那边又是一阵沉默的安静。

    陆听晚努力控制住情绪,过了好一会儿没听到陆延修说话,陆听晚才意识到他是有事,陆延修人没有出现,而是打来电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公司是不是有事?还是陆家那边?”

    陆延修不说,陆听晚就主动问他。

    陆延修咬着牙,半天没说出话,从未有过的无力,也从未这般痛恨自己。

    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能陪着她,光是想想陆听晚一个人孤独无助害怕的样子,陆延修就一刻都待不了。

    见陆延修迟迟无法跟陆听晚说出口,朝九心一横,把手机拿了过来。

    “晚晚小姐,公司有急事,我跟先生需要出差几天。”朝九对陆听晚说。

    陆延修立马看向了朝九,目光紧紧盯着他手里的手机,一双眼仿佛要渗出血了。

    陆听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出差?公司有急事?”她舌头有些打结,出差两个字,满是不可思议的语气。

    她难以相信,他要在这个时候出差。

    到底是什么急事?让他会这个时候不管自己和爷爷,为了公司去出差。

    “是。”朝九替陆延修应道,他不敢点免提,怕陆延修听到陆听晚哽咽的声音,会不要命地跑回去。

    陆听晚没说一句话,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刚刚憋回去的眼泪登时一颗颗掉了下来,湿了一脸。

    她握着盛青远一只手,埋下头,憋着声哭得浑身颤抖,连着盛青远的手也被打湿。

    几天的情绪在一起,这一哭,陆听晚根本控制不住,却又忍着不敢哭出声。

    比死还难受的便是生不如死了,而此时此刻的陆延修大概比生不如死还要痛苦。

    他甚至不敢问朝九,陆听晚在听到他要出差后说了什么。

    一想到陆听晚此时此刻很可能在哭,陆延修就有不顾一切回去找她的冲动。.x81z

    可是他不能。

    就算朝九他们愿意把他抬回去,他也不敢让陆听晚看到自己现在这样子。

    zn03251zxs